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4|回复: 0

借你故事里的爱伴我入眠 anwojncz

[复制链接]

52

主题

52

帖子

168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68
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我看了他写的一篇散文后,就没放过他的任何一篇文章。他所写的文章,少一句话不够,多一句话嫌烦;每一个句子,多一个字多余,少一个字缺意,换一个词变味,换一个标点变调。他不是大作家,但我觉得,没一个大作家能比得上他的文笔。   

  我甚至不认得他,他已经深深地触动我的情怀。我看完的他发表的文章还不够,还去他的博客里踩,使劲地踩,但又没留下足迹,不是不愿意,是怕。没有留下足迹,但我有收获,发现他是一个多面性格的人,或是双面人格的,甚至是多面人格的人。他的世界观,在歌颂政府的文章里颂扬传统的孔孟之道,在批判潮流的句子里,是反现实,甚至是批政府的。他这个人很虚伪,这么一个虚伪的人居然触动了我的情怀,还深深地。真奇怪。   

  我又到他的QQ里偷菜,发现他是一个烂交的人,仿佛又是一个感情专一的人。了解到他很不幸,从公务员到流浪者,从工作者到劳改犯,从曾经的甜蜜爱情到离异的流浪狗。他初入社会时,可能很单纯,也就是所谓的纯洁。屡屡受挫后,人变复杂了。   

  他的前妻14岁就嫁给了他,他却非常痛恨她,说她是一个外表端庄,内里淫乱的市井女人。可是,我用电脑专业打开他的密记里,却看到一个纯洁善良的妻子形象,他们的爱情曾自比拟过《彩霞满天》里的乔书培和殷彩芹,这个女人有殷彩芹般的美丽和情怀,却比殷彩芹还朴素,比殷彩芹更善良。   

  然而,在公开的文句里,曾多次地将其前妻比作一个贱货,烂货,他恨不得杀了她,杀了她还不够,还要剥了她的尸皮。这个男人真是莫名其妙!   

  他们过去很穷,却很甜蜜,穷到俩人同吃一碗饭,却比乔书培和殷彩芹同尝一根甘蔗还甜。他们现在各自也不富,但比以前,物质生活水平要好好多,可是,精神的水平比以前低不知多少倍,生活的质量也以比之前低好多倍。   

  他居然是这么一个越活越差劲的男人,凭什么触动了我的情怀?我不甘,我要进一步了解他。   

  我真正地认识他是在超市,我“碰巧”地在与他争同一条打折的裤子。我们的手同时触及那条裤子,那条裤子很有型,但料子差,当然便宜。   

  他眼看着我:替男朋友买?   

  我没有急着搭理。   

  他继续问,你们的生活也拮据?   

  我再一次不理。     

  如今有气质的女人都生活拮据,富有的女人都浮浅!他这样感叹道。   

  你凭什么说我生活拮据?又凭什么说富有的女人就浮浅?我就是一个富有但不是一个没有气质的女人。我装着生气地回答。   

  冒昧了,对不起!他看着我说,似乎很真诚。   

  不至于,我轻淡地说,没看他。   

  他说,这裤子让给你吧。   

  我说不要了!说着走了,却装着回头望其他地方,却看到了他脸上失望的神色。   

     

  第二次“巧遇”是在书店。我装着没认识他,却治白癜风长春哪家医院好发现了他已经认出了我,却没有叫我。我们各自在找书,然后他在看《红楼梦》,却只是在翻页,眼睛老瞟着我。   

  我也装着在看《一夜富贵》,装得看得很认真。   

  如此状态,我也不知道“僵持”了多久。他没来认我,没跟我打招呼,我有点失望。准备离去。   

  他走了过来,“喂”了一声,是你呀,还记得我吗?他边靠近我边问。眼里急切,但显真诚。   

  我济南白癜风治疗最好医院呵了一声,像是才想起的样子。   

  他问我住哪,我手指了指那个工业区,其实我是从很远开着车来的。   

  我问他住哪,其实我知道他住哪,至少大概知道。   

  他说,就在附近,并问我可否去坐坐?   

  我没直接回答。当我装着再要离去时,他再一次请我去坐坐。   

  我正犹豫,他说就在附近。   

  于是,我跟他去了。   

  典型的单人出租屋,不乱,不脏,也不整齐,因为里面根本没什么东西,甚至连客人坐的凳子都没有。但有一架电子琴,就摆在床前。   

  他说,不好意思,就坐床沿吧,并将一杯水递给我,说,没咖啡,也没茶,只有白开水,我的品味差。   

  其实是他拮据得差。我一坐下,没等我全部仔细打量他家的全部,他就自若自在地弹唱起来:浩浩的江海在呼喊,呼喊迷失的水;高高的山岭在等待,等待飘零的雪;流浪的人啊,流浪的人,迷失的在何方;流浪的人啊流浪的人,重回到我身旁……   

  声音沙哑,但唱腔不差,很有男性,一个悲沧的男人;弹技相当好,弹与唱很合节奏,且情韵丰富。   

  他继续弹唱着,我不由自主地靠近他坐,坐着坐着,他们依偎了。他停了下来,抱紧我,我手轻轻地推辞一中科白癜风寒假专家会诊下,他不容我拒绝,嘴巴已经贴在了我的唇上。我没再推辞,闭上眼,等待他的进一步进攻。   

  可是,他停顿了,我望着他,他眼眶湿润了。   

  我擦干他的泪水,主动地吻了上去,并引导着他的手贴在我的胸脯。   

  他一北京白癜风医院哪家治疗的好下子将我按倒在床,这下不用再引导,便进行攻城掠地了…..   

  我怎么啦?既然主动地将身体献上,这么一个穷困落魄的男人。   

  他何德何能,我还说自己既富且有气质,真是有的潜质。   

  他完事后,替我盖好被子,并说去弄点热水帮我洗洗。接着,自来水哗哗地响,他在洗自己的下身,然后给我端了一盆温水,替我清洗。   

  他真是温柔,这是我的新发现。   

     

  其实,我是有老公的。   

  就因为那天的事,我问他什么时候给我买一件新貂皮大衣。   

  他不耐烦地,说我到底要多少件衣服,并打开衣柜,让我看有多少名牌衣服。说完,砰地一声摔门而去。   

  我不知道我最近老吵着他,但知道他最近常很晚归。   

  当我看到一张发票,8万8,却不是为我,另外一个女人。   

  我确实不是需要一件貂皮大衣,只是心不甘。   

  他越来越对我冷淡,让我继续装着很有气质地守着电视,我不甘。   

  于是,我上网,看了他的文章,就断定,他,那个悲沧的男人,也是我需要的菜。   

  我回到家已经很晚了,老公还没回。   

  我打了悲沧男人的电话,聊了起来,我发现,我需要他了,虽然没沈阳白癜风治疗最好的医院确定爱上他。可是,同他聊,他十分地怀念他的过去,说起了她的前妻,还说起了一个叫雪梅的女人,把我当着知心朋友,而无视我一个女人,我不甘。   

  我又打车去了他那里,并且疯狂地索要……   

     

     
白癜风医院哪家治疗比较好
  连续几天,我常夜不归宿。终于回家,是他送到家门口,老公看见我俩,提出离婚。   

  我本想说“好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Template by Comsenz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X3.4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